美大法官去世搅华盛顿政治圈新漩涡 为大选添变数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2月13日梦中离世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2月13日梦中离世,在华盛顿政治圈里搅起了新的漩涡。   这位意大利裔的美国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斯卡利亚在最高法院任职将近30年,相当于“五朝元老”,从1986年由里根任命开始,历经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五位总统。任职期间,他以智慧、直率、幽默等特点出名,一改大法官的古板形象,为最高法院赢得了公众好感。美国司法界这位“大佬”的突然去世,受到各界关注自是情理之中。但值得玩味的是,华盛顿政治圈更关注的不是他的离世,而是谁来接替他的位置。   就在斯卡利亚去世几个小时后,共和党和民主党关于他的继任人选就公开显示了分歧。共和党人表示,要等到下一位总统再任命新的大法官,生怕现任总统奥巴马任命自由派人士来填补空缺。民主党人则表示,应该尽快任命新的人选。而奥巴马已明确表示,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选,“是宪法赋予的责任”。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对美国的法律政治、社会文化都有深远影响,有两个典型例子可以“管窥”联邦最高法院裁决的威力。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竞选总统时因选票问题难分伯仲的时候,是最高法院的裁决,让戈尔最终出局。2014年,最高法院裁决取消个人对联邦候选人及政党参与竞选活动的政治募捐总额上限,为美国政治竞选“松绑”。这两次裁决,对美国权力分派与政治格局的影响之大不言而喻。   联邦最高法院共有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他们由总统提名、参议院听证表决后就职。大法官基本属于终身制,只要忠于职守,就可以一直干下去,除非主动辞职退休、被弹劾或被定罪。   从理论上说,9名大法官任职以后,应该摒弃党派观点,只忠于宪法。但事实上,大法官的出身、经历、观点、立场,无时无刻不在影响他们的行事判断。此前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构成中,包括斯卡利亚在内的保守派大法官有5名,这种5∶4的格局大约维持了数十年。谁来代替斯卡利亚,将直接决定两派力量对比,决定最高法院走向。   如此看来,奥巴马当前面临着比较艰难的选择:要么提名一个自由派人士,彻底改变最高法院被保守派控制的局面,但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不会让奥巴马的提名轻松经由过程;要么提名一个温和派人选,以期获得参议院经由过程,但民主党内部不会买账。如果不提人选,则意味着最高法院的席位空缺会超过一年,从而创下新的纪录。   大选年遭遇大法官空缺,这在美国历史上鲜有发生。上一次是在1940年,那时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声誉如日中天,民主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而如今倒是任期不到一年的民主党总统遇上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   显而易见,联邦最高法院不是超脱于政治的司法机构,谁将接替斯卡利亚,不仅事关“府院之争”,也会为今年本就扑朔迷离的大选再添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