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重冠军才力妻子身患癌症 收入微薄欲卖房治疗

才力遗孀刘成菊接受了晶报记者电话采访
  一提到才力,就想起那个曾是亚洲举重冠军的门卫,在他离世九年之后,厄运并没有远离这个贫困、破碎的家庭。近日,网友“才巾涵”在5月11日发的一篇求助微博成了热点,“才巾涵”自称是1990年亚运会举重冠军、沈阳人才力的女儿才金月,她发微博是在替患有乳腺癌的母亲求助。昨天,才力遗孀刘成菊接受了晶报记者电话采访,证实了微博内容的真实性,并渴望社会的帮助,“以前我要强,不想去麻烦别人,没想到这样对父母是不公平的,如今我很愧疚。”电话那头,刘成菊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转机   5月9日,13岁的才金月偷听到了姥姥和妈妈的一段对话,当时姥姥在做饭,妈妈病卧着,两人长嘘短叹着借钱治病的不轻易。   才金月的记忆中,父亲才力是一个模糊的名词和不多的几张照片,而妈妈才是太阳、月亮和空气,没有了妈妈就无法生活,看着妈妈被病魔折磨,看着疼爱自己的姥姥姥爷整天为钱发愁,她暗中做了一个决定――上网发帖向好心人求助。家里有一台组装的电脑,电脑的显示器就是电视,这是才金月的表哥给她弄的。在表哥的帮助下,才金月在天涯社区等几个网站发了帖子,也注册了微博,写下了那条被多人转发的帖子:“我叫才金月,我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我的爸爸是一名亚洲举重冠军,他叫才力。可是不幸早早地离开了我们,妈妈也是一名举重运动员,最近妈妈检查身体,发现得了癌症。谁能帮帮我,我父母曾经是体育运动员,曾经为了国家付出那么多,现在没有人管了,我没有了爸爸,我不能再没有了妈妈。难道就没有人帮帮我吗。”   帖子5月11日发出,但没有被人关注,转发的也不多,这让才金月很心寒,她不禁感叹――“无情的世界,实实的人生。”过了两天,悲观的她再次发了一篇内容相似的帖子,希望这一次有转机。不外,帖子很快沉沦在信息的海洋中。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中秋节之后,刘成菊单位的领导带着媒体记者和慈善机构来家中探望,看到母女俩生活如此降魄,他们决定帮助她们,有心的媒体还把才金月的帖子重新“顶”了起来,这才引起大家的关注。   外债   才力去世之后,刘成菊的生活一直很平静, 虽然拮据,但父母和自己三人一起抚养才金月,苦中也有欢乐,她后来还开过小餐馆,但没过多久就被检查出有乳腺癌。今年4月底做了一次淋巴切除手术,10月份的时候,病情再次严重起来。   刘成菊在电话中告诉晶报记者,目前病情经由过程放疗之后已经稳定下来,“不外炎症、水肿还没下去,正在慢慢规复。”这一场病已将刘成菊自己和父母的积蓄全部耗尽,有一种药一天18元,要连续吃3个月,还有一种药算下来一个月800多,而全家的收入只有她2016元的工资。最后为了治病,父母把养老钱也拿了出来,还东拼西借不少。   如今刘成菊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那7万元天文数字的外债和女儿的将来。她想过求助政府,试图申请保障金,但给出的答复是――月收入超过救济标准。   卖房   父亲刘敬玺的死亡,对刘成菊是一个严重的打击,也让她头脑改变了很多。   “以前,我总是要强,不愿去麻烦别人,也不愿去找领导。因为总觉得比我们困难的人还有很多,政府也有政府的难处,单位压力也很大,负担也很重。我光想着别人了,却忽视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为了我和女儿,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病了也舍不得吃药,捡我们穿过的破衣服穿,把所有的钱都拿来贴补我。”说到这里,刘成菊在电话那头已泣不成声。   刘敬玺患有糖尿病、心净病,在刘成菊治病期间,他急得三次脑充血,最后撒手人寰。接受采访前一天,刘成菊正在出殡,已经连续守灵2天,她跪在父亲灵前,暗下决心,要用余生把母亲照顾好。   回到家中,看着没有一件像样家电、仅36.9平米的房子,刘成菊动了一个念头――卖房子。房子虽小,按照市场价也可以卖28万元,还完钱还剩21万,她想去申请一套自制的经适房,剩下的钱一半给母亲,一半给女儿治病。   欣慰   虽然只有13岁,可是身高1米73的才金月体重已经达到了306斤。对于刘成菊来说,女儿的体重是她最为担心的事。“以前小时候成绩很好,后来身体不行了,学习也下来了,这两个星期都没去上课,姥爷走了,月月话变少了,也不爱搭理人。”   刘成菊带才金月去医院体检,医生说孩子转氨酶高,还有脂肪肝,睡觉的时候喘气,呼吸有点费劲,这让刘成菊想起才力去世时的样子,一阵阵胆战心惊。“无论如何,也要花钱把月月的病治好,把体重降下来,我算了一下,一个月要花两三百,房子卖出去的话,应该没问题。”   让刘成菊欣慰的是,经历了这么多风雨的才金月性格很悲观,特别懂事。吃完饭了,才金月总是抢着去洗碗,擦地板的时候,总是抢过拖把坚持拖上3遍,累得直喘气也要把地板擦得光亮。   就在其他孩子享受父母溺爱的时候,才金月已开始学做饭了,那时候妈妈卧床,她就自己琢磨,也不知该放多少米,一下子舀出三大勺,放了满满一锅,水却没放多少……   不悔   “经历了这么多坎坷,有没有痛恨过命运对你不公?有没有后悔自己练习举重?”   面对记者的问题,刘成菊的回覆很平静――没有。   即便是在才力当辽宁省体院门卫的时候,刘成菊都没有觉得自己的人生特别凄惨,“我们就想过简简单单的生活,平平淡淡的日子,只要健康就好了。当年领导也帮我们去找过交通局,没留下,也不是人家的问题,第一次去交通局,两名局长亲自接待,结果聊了几分钟,才力就睡着了(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病状)。”至于举重,刘成菊曾不止一次回忆过自己的青春,那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日子,答案始终是一样的,“我们的头脑就是为国争光、为省争光,付出了就不后悔,真的。”   也有失望的时候,那就是得知女儿在网上发帖几个月如石沉大海的时候,刘成菊心里泛起一丝寒意,不外还好,很快就又温暖起来。这几天,媒体接踵而来地要求上门采访,电话响个不停,刘成菊感到,自己并没有被这个社会遗弃。(钱擎)